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淡静

不争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垄上行(图)  

2008-12-15 23:48:16|  分类: 流年碎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图/文   Cactus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[一]

12月13号,周六,气温在17到25摄氏度,是最怡人的温度,阳光灿烂,是郊游的好天气啊。

早上,吃过早餐后,我把相机和备用电池及备用记忆卡放包里。

L看着,打趣道:“又去采访?”

我嘿嘿笑着不答,心里说,反正不是采访人,是采访畜牲吧,哈,

在我心里,人类和畜牲早换位置了,畜牲是纯洁善良的,一切行为无非只为两目的---

吃饱肚子和繁衍后代。可人类才真是最具兽性,大部分行为已不是仅为那两个原始目的,罪恶由此衍生。

收拾好我就自己一人直奔小镇去,L的双亲住在那里。我是个平易近人得可怕的人,和陌生人都可随时聊聊天,和他双亲更是无话不说,相谈甚欢。(赞赞自己,不过份吧?哈哈。)

 

L父亲是自小在镇上生活和工作,并非农村人,却在退休后包果园栽种果树,在园边也种了番薯,呵,那番薯绝对是极品,香软到不得了,让人吃过就思念啦。

小镇也是渔港,可以买到新鲜的鱼。所以,我一到家,老人家就和我到码头上等船回来,希望可以马上买到刚打回来的鱼。

 

船还没回来,我看到码头边的绿化带旁有人家拴着一只小狗,它很小,也许出生不够一个月,被拴在那里可不爽了,“嗷嗷“直叫,我蹲到它身边,摸它头,跟它说话,呵,它马上不叫了。胖嗜嗜的小家伙马上就跟我熟络了,呵,纯洁的小动物它们很相信人类。

我一会到码头张望,一会又奔回跟小狗玩。记起自己的相机,于是我蹲到绿化带后偷拍它,呵,它发现了,要走过来跟我玩,但拴它的绳很短,它没法走近我。呵,别急啊小乖,我拍完就跟你玩。

在码头呆很久都没等到船回来,有人说今天没什么鱼,不等了。于是我们回去煮饭。

回去时,见到路边有只三脚的狗,它一只脚是截了的,我很感触,为它的坚强和它主人的宽厚。

垄上行(图) - 温柔的月色 - Cactus的博客

码头

垄上行(图) - 温柔的月色 - Cactus的博客

小家伙在那张望,是在寻我吧?哈,不知我躲它身后拍它。

垄上行(图) - 温柔的月色 - Cactus的博客

哦,给它发现我了,它挣扎着要过来跟我亲热。

垄上行(图) - 温柔的月色 - Cactus的博客

三只脚的狗儿,让人感动,为它坚强的生命力和主人的宽厚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[二]

午饭后,我没休息就推了自行车去果园。看看自己的打扮有些得意,脚蹬布鞋,头戴大草帽,挎在肩上装相机的布袋是老妈年轻时用过的。象个乡下人了吧?呵,我喜欢。

 

四十分钟的路我用了近两个钟,因为我根本不是骑自行车,是推着走,走走停停地到处逛和拍照。老人家骑的是电动自行车,他竟然折返回来问我是不是我的自行车不能骑,怎么这样慢呢。 我说我拍照啊,我没有骑车,推着走路。

 

呵,没有比这更惬意的事啦,一个人走着,蓝天,白云,暖阳,和风,阡陌,路边开得灿烂的山花,小河哇哇流淌的声音,空气纯净芬芳,静谧之美如初。想起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也是一个人在这条村路上走着,回来写了《漫步乡间》给友人,搞到她们也喜欢极了,后来全都开车回来玩。

 

路边,山腰的野花多为黄色和白色,一丛丛,一簇簇,烂漫绽放。

拍山花时我攀上嶙峋的半山腰拍,路过的乡下阿伯问我干吗,我是拍花,他说前面不远那花更美,我下来前行,发现前面的同样的花无需攀山拍,而且花更美,后悔啊。哈,性急的我就是这副德性。

 

小河边有几处圈养着鹅,水清凉,且清澈见底,我拍着照,一老妇过来说,哦,那边的是我家的。哈,我不能厚此薄彼,于是也走过去拍拍她家的。我大赞她家养的最了不起最肥,她说去年有人偷过她家的鹅呢。

走过一田边,见一丰满的年轻农妇在田里喷除草剂,田基上树荫下一个戴眼镜的白净男子坐着逗膝上小娃。走过时,我与他对望一眼,感觉有点眼熟,却记不起是谁。

 

稻已收割过,田里都是一片金黄的稻头,有人在田里放养鹅,也有牛在吃草,很和谐的境象,让人欢喜。近距离拍一只大黑牛时,它站着不动瞪大牛眼与我对望,吓得我心“突突”跳,真怕它不爽我的“采访”,要冲过来使用暴力“抢”我相机。

“不喜欢”我拍它们的动物还有鹅,哈,在一水洼处,我拍它们时,哇,它们全冲过来围攻我。我不识死,还蹲下来去拍。回去跟L说,他说,你好彩(幸运),它们真的会啄人,试过啄盲小孩的眼睛。

 

呵,我没有动手挖番薯,因为“没机会”,到果园时,老人家已挖完了。好在,由于我们是在多沙的地上种番薯,挖时也不用力的,很轻松。薯也不多了,刚够装满一个三十斤的米装。他又跟邻田的人买了好多番薯,是五毛一斤。他知道我爱吃。唉,爱成这样会不会把自己吃成“大番薯”了(香港漫画“老夫子”里的人物)?哈哈。

 

老人问我可认识四眼仔,我说是不是H的朋友。他说是,他刚才见到四眼仔在田边坐,他婆娘在喷除草剂。呵,原来我刚才见到的白脸书生是他,他不是早就在城里做生意买房置业了吗?现在不呆城里了,跑到乡下租田种开塘养鱼。

这小子可行,把我的梦想抢来提前实现了----归隐田园。让我眼红了。

 

记忆卡让我全拍满了,所以,回来时我是骑上自行车拼命蹬,四十分钟就到家了。

L的母亲已在煮饭,我趁机偷溜到码头跟小狗玩。哈,小家伙,见到我高兴坏了,

挣扎着过来舔我,扑我,又咬鞋带又扯我裤。

 

呵,真要跟L的爸妈说声对不起,因为我回来基本上是实行三光政策:光吃,光玩,光拍。下次乖点吧。

垄上行(图) - 温柔的月色 - Cactus的博客

田野色彩丰富

垄上行(图) - 温柔的月色 - Cactus的博客

这些家伙见我拍它们,个个拼命引颈高歌,怕死我不知它们是星海的高材生。

垄上行(图) - 温柔的月色 - Cactus的博客

幸福的黄牛母子

垄上行(图) - 温柔的月色 - Cactus的博客

英雄母亲哪,生了好大一窝(有些给我吓走了),在俄罗斯是可以拿国家勋章了。

垄上行(图) - 温柔的月色 - Cactus的博客

 我不识死,蹲下拍它们,它们会啄人的。

垄上行(图) - 温柔的月色 - Cactus的博客

呵,真有智慧,它们知道“飞上枝头变凤凰”这话。

这会儿一定在心里打了不少问号:“咋还不变呢?!”

垄上行(图) - 温柔的月色 - Cactus的博客

包心菜长势喜人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84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